欢迎访问华中科技大学校报 - 华中科技大学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614期(总第614期) 2017年12月4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要闻 | 第02版:要闻 | 第03版:视点 | 第04版:副刊 
     语音播报

首席科学家的医者情怀



作者:童萱

问题发源于临床中病人的困苦,医学家不能仅仅凭靠热情和激情治病救人,中国医学家一定要坚持独立且深入的思考,去推动世界医学的发展。

——马丁

马丁院士是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规划项目973计划”首席科学家,是恶性肿瘤侵袭和转移机理及分子阻遏领域研究专家。私下里,他只爱“手术匠”的封号。“一上手术台就是昏天黑地一整天,手机不接,饭也顾不上吃。手下的年轻医生需要我一个一个地带出来,偷不得懒。”最多的时候,马丁一周做过27台手术。熟悉他的人知道,要找马丁,只能在快下班时间,去他办公室蹲守。

马丁出生于云南昆明的医学世家,父亲是原同济大学医学院毕业的名医。儿时慈父远近闻名的好口碑和言传身教激发了马丁兄弟姐妹探索生命奥秘,6个孩子中3个都选择了学医。文革期间,因为无事可干,马丁读书之余就喜欢做木匠活,木质雕花清雅古朴,为此,他的左手虎口位置还留有刀疤。后来他又做了一年汽车修理工。精雕细琢的手工活锻造了马丁沉静善思的特质,由此也让他理解了何为“创造”。高考刚恢复那年,马丁就以优异成绩如愿考入同济医科大学(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子承父业、治病救人的初衷激励着他一生不断地学习。

为了开拓视野、增长见识,1990年马丁博士毕业后,选择去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西南医学中心从事肿瘤转移领域的博士后研究,研究主要方向仍然是宫颈癌、卵巢癌等肿瘤转移机制。国内业已养成的良好研究习惯使马丁迅速适应了国外的氛围,优越的科研条件也让他如虎添翼。旁人眼中枯燥和索然无味的实验室工作他做得兴趣盎然且乐此不疲,研究工作成绩斐然,在国际知名刊物上发表多篇文章,并于1995 年获聘西南医学中心副教授,成为当时留学生中的佼佼者。

身为一位医者,尽管客居异国,马丁仍不忘出国时的初心。“不在临床中应用的科研没有意义”,胸怀报国之志的他毅然放弃国外优越的生活和工作条件,于不惑之年返回江城出任同济医院妇产科学系主任一职,从此翻开了人生新的一页。  

宫颈癌是最常见的妇科恶性肿瘤之一,全球数据显示,其死亡率逐渐上升为妇科肿瘤首位。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每年有近50万宫颈癌新发病例,其中我国每年新发病例约13.5万人,约占世界的三分之一,发病率明显上升且趋向于年轻化。

马丁提出精准筛查宫颈癌易感人群的概念。他带领团队努力工作,日日夜夜,孜孜以求,为捕捉中国人群的宫颈癌遗传易感性基因,联合浙江、上海、湖南等地数十家医疗机构收集样本,3年内检测16484个中国汉族样本,发现了中国人11个全新的宫颈癌遗传易感变异位点,同时又在全国收集了宫颈癌家系进行检测分析,首次在中国汉族人群中证实了宫颈癌遗传易感性,阐明HPV感染只是宫颈癌发生的外因,真正发病取决于内在的遗传特征,也就是“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20138月,《自然遗传学》发表了马丁团队的研究成果,取得了宫颈疾病系统研究的重大阶段性成果。之后,在前期遗传易感研究的基础上,马丁带领团队继续深入研究,证实HPV感染宫颈上皮后与易感人群基因中的脆性位点结合,整合进入宫颈上皮细胞,形成持续感染,最终导致宫颈癌变。通过绘制HPV整合位点图,该团队确定了9个高频整合位点,其中3个整合位点是首次发现,并于2015年在《自然遗传学》上发表了第二篇论文。

目前,马丁和其团队在全国多个宫颈癌高发区建立研究基地,通过多中心、大样本验证和长期随访,促进宫颈癌早期预警、早期精准筛查和早期无创治疗的方案完善,对中国宫颈癌的风险预测和预防、筛查易感高危人群,个体化治疗、新药研发具有重要意义。在建立符合我国国情的宫颈癌防治策略、保护妇女生命健康这条路上,他们一步步走得稳定而坚毅。

妇产科医生每天面对的是柔弱的女性,她们是女儿、是妻子、是母亲,她们能否健康痊愈牵系着背后无数个家庭的幸福。担负着这样的重托,马丁逼着自己走向那条漫长的临床科研探索之路。

十年不懈的探索,马丁的团队对卵巢癌进行了长期临床基础研究,初步发现了肿瘤原发与转移的机制,找到了癌变细胞许多特异的“靶点”。根据癌细胞特异“靶点”,团队筛选出一种“短肽”标记物,可以特异性标记体内微小转移病灶,尤其是在对肿瘤转移灶和炎性肿块的鉴别上,以及对脑转移灶的显像上,显示出常规PET/CT无法企及的优势。团队专为肿瘤微小转移灶而研发磨砺的“宝剑”——腺病毒-胸苷激酶基因ADV-TK制剂已进入临床Ⅲ期实验,结果表明该药物能有效遏制肿瘤复发转移,明显改善晚期肿瘤患者预后。一位卵巢癌肝转移患者经ADV-TK 治疗后,5年无复发转移。

马丁曾经说过:“医生绝不只是治疗一种疾病,每天我面对的是独一无二的人,一个个活生生、有情感、正为疾病所苦的人。这些心里所思慢慢地成为我的信仰、我的思维和生活方式。”

祝玲玲(化名)正是如花一般的年纪,但怀孕不久却发现患上了“宫颈鳞状细胞癌IBI期”。传统的治疗方法是子宫全切除,把子宫和胎儿一起拿掉,即使不做子宫全切除,稍有不慎,手术也可能伤及胎儿。面对病人如花的年纪和对做母亲的渴望,马丁一边安慰病人,一边翻阅大量资料,组织手术组讨论病人病情,制订切实可行的手术方案。他强烈要求手术组既要考虑为病人救命,还要为病人考虑未来,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尽最大努力保子宫保胎儿,为病人保留做母亲的权力,他认为两者都是医生的天职。

马丁的执着深深地感染着手术组的每一个医生,手术组征得病人同意后提出一个大胆设想,孕期为病人进行新辅助化疗, 适时实行宫颈切除术,保证祝玲玲和胎儿生命安全,产后再根据严格的病理检查决定是否需要辅助治疗或进一步手术,这样不仅尽最大可能保留病人的子宫和有效保护卵巢内分泌功能,而且能够根治癌症病灶,使病人有效康复。

200852日,手术7个月后,祝玲玲生下一个健康的女儿。之后祝玲玲常来门诊看马丁,宝宝发育良好,她自己的病情也没有恶化。看着洋溢着幸福笑容的一家,马丁此前高度绷紧的神经才彻底放松下来,“手术的成功才是医生最大的收获”。

这是一次大胆的创新,也是对现有教条和权威的挑战,创新奉行了“一切为患者着想”的医学根本,在这个原则指导下,科学制订的手术和治疗方案,使治疗效果达到了医患双方的最好预期。据此,马丁团队提出宫颈癌新型防治策略,通过该治疗方案,患者不仅避免了不必要的放射损伤,近期和远期疗效均有明显提高,特别是对有生育要求的年轻患者,若没有淋巴结转移,可以避免子宫卵巢切除,保留其做母亲的权力。该治疗方案从2002年开始在全国推广,在全国已有超过1万例宫颈癌患者接受先期化疗,其中1416例患者保留了卵巢,5年生存率观察评估显示,保留卵巢是安全的。

目前,宫颈癌、卵巢癌等妇科肿瘤国际诊断治疗指南仍然将放疗作为金标准,严重不适合中国现状。宫颈癌真正的高发在亚洲,通过多个大样本人群分析,马丁团队发现当前我国宫颈癌发病特征与21世纪初的研究结果比较已发生变化:我国宫颈癌发病年龄呈现年轻化趋势,农村与城市之间宫颈癌发病年龄及疾病转归的差异小;随着适龄妇女对宫颈相关疾病知识认知率上升,91.2%的患者临床诊断为早期宫颈癌,适合接受以手术为主的治疗方式。中国专家提出的这种“新辅助治疗”完全改写了传统,获得国内外专家的高度评价,已列入国内外宫颈癌诊治指南和共识,包括中国妇科恶性肿瘤诊治指南、美洲国家癌症指南和欧洲三大肿瘤学会共同编写的妇科肿瘤诊断治疗共识。

从事肿瘤研究30年,马丁思考得最多的还是如何提高病人生活质量。“最多的病例在哪儿,最好的医生就会在哪儿。”从临床到科研,从科研再回到临床,如今,作为国家妇产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的负责人,他正率领着中国妇科医学领域的同仁们,着力解决中国乃至世界妇科肿瘤防治的难题。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华中科技大学 © 华中科技大学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