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中科技大学校报 - 华中科技大学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620期(总第620期) 2018年1月22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要闻 | 第02版:要闻 | 第03版:视点 | 第04版:专刊 
     语音播报

三尺讲台献芳华

——瞧瞧九位老师的真本领

 吴洁:学生需要的才是最好的

数学学院 全学年共计授课352学时

 

吴洁认为,在教学中,学生需要的才是最好的。她总是说,只有学生喜欢,教学才能够落到实处,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吴洁在第一堂课上会让学生自己选择想要的上课模式:是PPT还是手写板书?在以后的学习中如有不习惯,学生还有二次选择的机会。这样细致入微的体贴让学生十分感动:“在高中,大家都强调学生要主动适应老师。而到了大学,没想到还能遇见吴老师这样关注学生的老师。”

多年的教学经验,让吴洁能够预估到学生学习中将会遇到的问题。在上课时,每逢遇到这样的重难点,她就会通过启发、联想、类比等方式,力争做到通俗易懂。学生说:“无论是课本上的内容,还是我们临时冒出的问题,她都一丝不苟地辅以一些数学史中的小故事进行说明。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的微积分,在吴老师课堂中没有那么可怕了。”

每一堂《微积分》的耐心细致,每一次网络答疑的准确及时,让吴洁成了学生心目中的“好朋友”“暖心老师”。自2014年教务处公布学生最满意课堂评选结果以来,吴洁主讲的课堂次次上榜,学生评分长期在数学学院名列前茅。

 

杨广笑:抽象变具象 让难点不再难

生命学院 全学年共计授课156学时

 

《生化与分子生物学》是面向生命学院所有本科专业学生的一门基础平台课。这门课内容繁杂、抽象难懂,被公认为是“最难讲、最不好学的一门课”。学生戏称其为“生化危机”。

自从担任这门课的主讲教师以来,杨广笑尝试了很多方法让学生消除畏难情绪,让大家爱上这门“难念的经”。为了讲清课程重难点,他会同时比较教科书和国内外经典教材中的讲述,力争以最佳的方式把知识传授给学生。类似“呼吸链电子传递Q循环”这样学生经常抱怨的“老大难”,杨广笑利用动画生动地演示电子传递过程,把抽象转化为具象,为学生打开了思路,扫清了障碍。

杨广笑有4个“一以贯之”的教学原则:选最好的教材和教学参考书;认真备课、精心制作多媒体课件;上好第一堂课;认真讲好每一堂课。学生评价他说:“杨老师讲课风趣幽默,将枯燥的内容讲得引人入胜,激发了我们的学习热情。”“上课很萌、很有趣,广笑大叔的‘惊天神问’可以督促我们及时复习,真的很有用。”

 

杨新华:就地取材突破重难点

土木学院 全学年共计授课128学时

 

举例子、打比方、就地取材作演示,将抽象的问题形象化,突破教学重难点。这就是杨新华授课中最突出的特色。

杨新华认为,日常生活里大家所熟悉的例子往往就是教学中最好的辅助。在讲授《疲劳与断裂》中平面弯曲概念时,他会利用独木桥来解释平面弯曲假设的内涵。“大家对过独木桥都有直观的感受。只有落脚在木桥的正中间,确保自己传递的力位于木桥纵向对称面内,过桥人才能安全到达彼岸。”杨新华用这样一个简单的例子,既加深了学生对平面弯曲假设的理解,也让他们对平面弯曲的概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贴切的比喻在杨新华的教学中起到了如虎添翼的效果。在讲授梁的平衡微分方程时,考虑到弯矩的导数是剪力,剪力的导数是分布力,杨新华形象地称它们是“祖孙三代”。利用这样的关系,可以根据分布力(“儿子”)的图形画出剪力(“父亲”)图,又可以根据剪力图画出弯矩(“爷爷”)图,从而形成由“儿子”到“父亲”再到“爷爷”的弯曲梁内力图简捷画法。这样形象的比喻不仅让学生掌握了不同事物之间规律的相似性,还活跃了课堂气氛,拉近了师生距离。

 

闫帅:让政治学常识流行起来

马克思主义学院 全学年共计授课216学时

 

闫帅给自己的课堂设定了一个不小的目标——“拆掉知识的高墙,让政治学常识流行起来”。

一直以来,闫帅发现学生对政治知识存有不小的认知偏差,无法将课本知识与个人阅历结合起来。由此,他将自己的课堂定位于“用户友好型”的教学模式,用学生的语言讲接地气的故事,将每次授课都看作是经验的分享和让渡,邀请不同的学生来分享自己人生中不同的体验。例如,邀请少数民族学生介绍本民族的风土人情,邀请边远地区学生介绍农村的“精准扶贫”,邀请医科学子阐述医患关系中的医生立场,进而让课本中的知识点都变得丰富饱满起来。

针对不少学生缺乏政治常识、怯于表达观点的情况,闫帅在课堂中引入了“新闻播报制度”。在每周的课堂上随机抽取一名学生,为大家播报一条新近的时政热点并发表自己的评论,且必须讲满5分钟。播报结束后,由其他同学就相关内容进行提问和观点争锋。最终再由老师进行总结。新闻播报的坚持取得了极大的“溢出效应”,一方面培养了大家关注时政新闻的好习惯,另一方面提升了大家的思辨和表达能力。

谈起闫帅授课的效果时,学生说:“平时只喜欢看八卦新闻的我,也乖乖地看起了时政新闻。从最初的硬着头皮到之后的兴致盎然,我想,这就是闫老师带给我的改变之一。”

 

陈德智:带学生领略电之美

电气学院 全学年共计授课132学时

 

“谁来说一下,什么是电?”陈德智的课常常从这个提问开始。对学生来说,电在生活中几乎须臾不可离,但若要转化为科学的语言,一时间大家还是语塞。通过这样一个简单的提问,陈德智为自己的课奠定了基础,带领学生一起去剖析什么是电、什么是磁、什么是场,一步步把大家带入电磁场的殿堂。

“大学里最重要的是学会学习。很多时候,知道你在做什么比知道怎么做更重要。”陈德智告诉学生,学习新理论一定要抓住问题的脉络,只有明确了方向,心里才会敞亮。他强调“把厚书看薄”之后还要“把薄书看厚”。他认为,“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在日常的学习中,学生的热情比单纯地学会技巧更重要。秉承这一理念,他希望在课堂上用热情感染学生,激发他们求索的兴趣。对本科生,他会加强基础,引导思考;对研究生,他则强调知识的综合与灵活运用,培养他们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学生在发给陈德智的邮件里写:“通过您的课,我不仅知道了电磁场的作用,更重要的是,我喜欢上了电磁场!”能让学生通过自己的课喜欢上电磁场这门科学,陈德智觉得这是对自己最好的褒奖。

 

尹建国:在法律情怀中“泡一泡”

法学院 全学年共计授课160学时

 

Learning by doing”是尹建国认可的教学理念。他认为,法律是一门偏向“doing”的学科,只有靠“doing”,学来的知识才是深刻的,才能内化为自己的能力。而“doing”有着丰富的内涵,包括主动收集文献、主动预习、主动参与讨论、主动归纳总结等。他认为最为重要的亲身实践和操作也包括在其中。

尹建国比较了国内外法学教育的异同之后认为,良好的法律教育需要博采众长,需要将教师讲授、学生参与、亲身实践的多方位过程结合起来。他相信,老师在课堂上多提问可以调动学生学习的主动性,讲解案例则可更好引导学生进入知识体系,这符合从感性到理性的认识规律。唯有运用互动教学法,提升学生的课堂参与度,贯通理论与实践,才能引导学生从法律执业者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更好完成“卓越法律人才”的协同育人目标。

大学是一个泡菜缸,学生在里面泡一泡,就有了大学的味道。尹建国深深信服杨叔子院士“泡菜缸”的理论。他希望自己的学生在严谨务实的华中大、在新锐勃发的法学院,求学数年后,都能或多或少具备“华中大人的品格”和“法律人的情怀”。

 

王书亭:从基础入手形成“大工程观”

机械学院 全学年共计授课148学时

 

“我们目前已经是制造大国,但为什么高端装备上的螺栓几乎还全部依赖进口?”“为什么发动机汽缸盖的螺栓细长而一般螺栓较短?”“为什么重要连接螺栓拧紧后要回拧1/3圈?”这些问题都是王书亭拿来考察学生对书本知识掌握情况的实例。

作为机械类基础平台课程《机械设计》教学团队负责人及本科生专业基础课《现代设计方法》课程组负责人,王书亭在教学中努力贯彻从基于几何的设计向基于性能设计的理念转变。在此基础上,他有意识地培养学生的问题意识和关联意识,让大家形成“大工程观”。从问题入手,通过突出基本内容教学,加强学生对知识本质感悟,培养他们的逻辑思维能力和想象力。他认为,作为工科类的基础课,课程教学必须有科研的支撑,必须与科研相结合。

王书亭希望通过处理好基础性与先进性、经典性与创新性、 理论系统性与工程实践性、基础共性与专业个性这几组关系,以达到机械设计思维、知识与能力的三位一体的人才培养要求。他认为,从事教育事业,只有内心始终燃烧着深沉的挚爱,才能结出卓越的教育果实。

 

周纯杰:做中学 重实践 求真知

自动化学院 全学年共计授课104学时

 

20余年的时间里,周纯杰致力于自动化学院程序设计课程的建设,加强课程的总体规划,在注重知识传播和实践能力培养的同时,还将意志品质、团队协作、价值取向等的培养与课堂教学相结合。以学生为中心,他力图打造人格塑造、能力培养与知识传播三位一体的专业课堂。

周纯杰的《C语言程序设计》以传播知识为出发点,提出了课堂教学与工程应用项目深度融合、竞赛与能力训练相结合的项目教学法,并采用高强度高水平的大作业、课程设计、赛课结合的模式来历练学生。

在大一学期,通过科研教学融合,周纯杰主要向学生传授基础知识点、规范化的程序设计方法、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方法和正确的技术理念。同时,课堂上所有的题目都源于实际,需要学生实地调查、查询资料。在大二暑期阶段,通过C语言课程设计,采取过程管理和严格的代码级验收结题制度,强调知识的运用,提高学生沟通交流、团队协作的能力。在大二该课程的最后一阶段,通过C语言设计大赛,引导学生精益求精,不断超越自己,以完成人格塑造的目标。

 

刘劲松:揭开“没理可讲”公式的面纱

工程科学学院 全学年共计授课120学时

 

量子力学,语言诘屈聱牙,原理晦涩难懂,历来被学生视为天书。量子力学的基本原理是以公理的形式建立的,是一组完备的假设,本质上“没理可讲”。如何在没理可讲的情况下讲好基本原理?有着33年教龄的刘劲松,通过自己的摸索,认为要从学生听得懂的地方开始着手。

以薛定谔方程为例,刘劲松从能量关系说起:粒子的能量E等于动能T与势能V之和,即E=T+V。两边乘以波函数φ,有Eφ=(T+V) φ。到这里,学生都能听得懂,才为后续讲授打下良好的基础。这样的讲述,为学生撩开了薛定谔方程的神秘面纱。如果采用生硬的方式,直截了当地告诉学生该方程是个假设,只能接受,无需思考,反而会让学生陷入云里雾里。

刘劲松有一封珍藏多年的学生匿名邮件。这位2004级学子在信中写道:“您幽默的风格,平易的作风,深入浅出的讲解,在大家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把枯燥的公式原理也能讲解得有声有色,这,只有您才能办到!”

刘劲松则说:“作为老师,没有什么比在课堂教学上得到师生的肯定更让人欣慰。”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华中科技大学 © 华中科技大学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