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中科技大学校报 - 华中科技大学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626期(总第626期) 2018年4月16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要闻 | 第02版:综合 | 第03版:校友专版 | 第04版:副刊 
     语音播报

钟先生与曹先生



作者:宝木

钟先生和曹先生是我的父母,都不是浪漫的人。

比如说,今年之前,从没听过他们之间有过“情话”。

钟先生开玩笑地说,做媒就是看着差不多就行。时而还会调侃爸爸曾经差点与别的女孩谈对象结婚。

印象中,他们唯一一次比较亲密的行为,是小学时候我刷完牙从卫生间出来,看到他俩在我房间里拥抱,并迅速分开。

上大学的时候,我还和室友讨论过,大家的爸妈生了孩子之后,是不是就不再有夫妻生活。现在想想都挺逗。

以前浪漫的地方,可能就是彼此的称呼:钟先生,曹先生。充满书卷气,在日常琐碎吵闹的生活中有点清高的气息。

曹先生嘛,是个会写诗的可爱老小孩儿。

在我高中以前,他也是个比较缺位的角色,小学负责把我从外婆家揪回家,某段时间督促我练字、早晨背古诗学音标背英文。初中致力于制止我早恋。高中陪读我两年,就觉得爸爸是我前世的情人。

每年暑假,中学空空荡荡,大家无事繁忙。喜欢打牌的曹先生,经常会趁着钟先生上厕所或者忙着什么事情的时候,抓一张卫生纸,以“我去外面上个厕所”为由,快乐地溜走,十分狡猾地留下我在家被钟先生使唤。

钟先生呢,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人。

从小到大都是我叛逆的主要对象。严厉、责骂、唠叨、管束、不给零花钱、标准随心所欲、不会管孩子们的内心世界。

会用眼睛剜人,会使唤我,会整日打牌,会逼我吃不爱吃的菜,会看我的日记,会因为她觉得不对来揍我。

可是她也会在很小的时候就跟我说,不能让别人摸我的背心和裤子;旁敲侧击地问我们班里有没有女生来“火炉子”;买方便面都让我吃桶装,自己吃袋装;所有的菜都会把贵的部分留给我们……

慢慢长大,我已经越来越能够理解他们,因为已经学会对身边的人不那么苛刻,接受他们只是普通人,平凡人,甚至是存在自己不能够接受的缺点的人。

所以,从来没想过,会在这半年里,像重新认识他们一样,有那么大改观。

曹先生去年生了一场病,肉体和精神都受了很多苦。很长一段时间不是禁食就是喝特定的营养粉,打针打到静脉炎。诸如此类,煎熬很久。

即使已经出院,还需要持续的休养。

钟先生和曹先生都开玩笑说,半年多的经历,两个人都能写出几本书了。

嗯。从钟先生的白发上就能看出来。

钟先生曾经为零星的白发很是苦恼。两年多前,钟先生做了个不大的手术,她的头发白了很多,让我给她找白发从发根剪掉,也会自己染黑,嫌白发让自己显老。今年,白发已经好多好多了。从鬓角和头顶零零星星的可以遮掩,到大片大片,不过她也不再在意。

其实我很佩服,以前在家使唤完大懒换小懒的头号懒人,连盛饭都会给我伸碗的钟先生;写个什么报告打印资料都会叫曹先生的钟先生;脾气大得很、看起来精神和身体都不像能靠得住的钟先生,可以这么坚强,勤快,任劳任怨。每天都睡很少,晚上起来好几次,做很多次吃的,买东西做吃的,几乎没有多少闲着的时候。连脾气都被磨了很多。

事上见人心。不经过这回,可能连自己都不知道,曹先生会那么能吃苦,钟先生会那么勤劳,他们会那么坚强,亲戚们会那么好,以及做子女的会那么无用。

也不会知道,钟先生和曹先生有他们的浪漫。

有一次,钟先生握着曹先生的手,说:“曹先生,你放心,我会好好保护你的。”曹先生躺在病床上,说:“我也想好好保护你啊。”

哎,怎么突然有点想流泪呢?哈哈。

姐夫接爸爸出院的时候,大爷在前座说,这回也是应了那套词——无论顺境或是逆境,富有或是贫穷,健康或是疾病,或者任何理由,都爱着对方,照顾对方。

真让人羡慕呢。

(作者单位 新闻学院)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华中科技大学 © 华中科技大学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