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华中科技大学校报 - 华中科技大学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649期(总第649期) 2018年12月31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要闻 | 第02版:关键词 | 第03版:关键词 | 第04版:副刊 
     语音播报

铁匠



作者:陈泉辛

临近寒冬腊月,天气格外的寒冷,楼下的小巷子里面依旧响着“磨刀剪”的乡下老汉富有特殊韵味的吆喝声。

这让我不禁想起了童年时代在村子里打铁的老铁匠老沈,脑海中尽是他一边唱歌一边打铁的火热场面。

老家是一个山连着山、山骑着山的地方,一年四季,竹海扬波,如碧浪连天。山里人祖祖辈辈靠天吃饭,大多以务农为生。在八十年代,总有一些做买卖的、做手活的民间艺人走街串巷,山里那个时候交通闭塞,也非常乐意与这些手艺人打交道,毕竟足不出户就可以在家门口添置一些农具,如挖红薯的锄头、修田埂的铁锹、砍柴用的柴刀、开山用的斧头等等。甚至火塘里用来挂的吊锅、鼎罐的铁钩他们也能做。只要是山里人居家用的铁家伙他们都能量身定做,而且绝对不会磨洋工。

山里人大都勤劳,一年四季,春播秋收,在土地里刨食,稍有闲暇,便上山砍柴、砍竹子、挖竹笋、采药材。所以,一些铁打的农具,在他们经年累月地使用下,在那铮铮有力地挥舞中,锄头磨光了“棱角”,斧头也 “龇牙咧嘴”了。农具用旧了,磨损了,必须在农闲时找铁匠来打磨打磨,修整修整,或者送到铁匠那里重新定制,回炉翻新。所以村子里每年都要请铁匠来打铁,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沈铁匠和陈彩麟村子里的人大多都熟悉,他们每年的腊月都会进山来打铁,村子里有农户二十来户,一般要羁留一个月以上,待到把家家户户的铁器打好了,便再辗转他乡。如此每年往返,像候鸟一样。

在我的记忆中,那一年大雪纷飞,巍巍群山一片雪白,天井屋檐垂挂着冰凌,中堂的屋里,沈铁匠和他的胖徒弟两人,用板凳作支撑,用黄泥巴和砖头搭了一个简易的土炉子,架起了抽拉式的风箱,这风箱类似北方人家做饭用的烧秸秆的炉子,在推拉之间,炉子便红红火火,照得堂屋满堂红。

沈铁匠有五十多岁的模样,黝黑、瘦削的脸上在炉火的照耀下,变幻不定。徒弟只有二十出头,胖墩墩的身材,看上去非常憨厚。师徒两人,一个抡大锤,一个打小锤。主打的师傅一只手拿着火钳,夹着一块通红的铁,一只手挥动着小锤子,根据农户的需求放在铁砧上进行锻打,并不时地上下翻动,或加长或加宽,师傅的小锤子指引徒弟的大锤子敲打,堂屋里不断地响起“叮当、叮当”的敲打声。把铁器打好后,师傅重新把雏形放到炉里煅烧,以便进行新一轮锻打,使毛坯变成雏形,最后变成成品。

我在小镇子里见过一些铁匠打铁,他们大都默不作声地埋头苦干,唯有沈铁匠与众不同。他的出生地是提琴戏之乡,从小耳濡目染,他就会了些家乡的戏文,每逢打铁,只要旁边没有人与他攀谈,他便会扯开嗓门唱几段。具体唱什么内容我不记得,只记得他每次开唱时,曲调动人,有板有眼,常常引得村里的大人小孩扎堆围观。他还一边唱歌,一边不停地拉风箱来控制火候。他会不时搅动一下木炭,翻动铁器,待到铁器出炉的时候,师徒二人又开始新一轮锤打。此时,铁砧周围火星四溅,我们这群小孩生怕火星烧坏了衣服,常常吓得躲到大人们的背后或者闪到村巷里面,待到敲打声停止后再来听戏,其乐无穷。

“打铁还需自身硬”。沈铁匠手艺精湛,为农户打出来的农具,质量非常过硬,在合理的使用期绝对不会出问题。菜刀切菜好使,砍柴刀进山好用,锄头好挖。因此,便在山里人心目中留下好名声,再加上他为人随和,又会唱提琴戏,更是与村里家家户户结下了深厚的情义。每次只要沈铁匠师徒来了,家家户户都会请他打一天两天的铁,同时像正月招待拜年的客人一样,摆上宴席,拿老酒腊肉来盛情款待,沈铁匠百家饭轮流吃、年年吃。

如今,十几年光阴弹指一挥间,村子里已少有走村串户的铁匠了,随着山里交通状况的改善,置办农具更为便利了,村里人可以直接到十里开外的小镇购置。为数不多的老铁匠们也不再走街串巷,只固定在人流量多的闹市坐地打铁,而过去鲜活的打铁情景只能定格在我的记忆之中了。

                           (作者系退休教师)

特别推荐:
欢迎您推荐真实有效用户试用以下任意产品,将奖励人民币200元,若推荐用户成为VIP用户,将再次奖励其费用的10%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华中科技大学 © 华中科技大学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